我为那个打老师的人说句话

足球118比分直播

  9175450-b8dc5e226bf33d43.jpeg

  图片发自简书App

  打老师的那个人最后会怎么样,法律会作出公正的处理;打老师的那个人的妻子,写的那封公开信到底是不是请人代笔,或者说是否为了在判决前发出来影响公众视听,我都很赞赏她:毕竟打老师的那个人,是她老公。

  我在评判这位打老师的人对错之前,先来说说我当年和这位几乎相同的遭遇。

  9175450-abb44b8606854d1c.jpeg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是川北山村的穷孩子,穷到读书交不起学费。

  我读初中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我家穷是因为我的农民父亲生育了我们兄弟五人,而且,我最小的弟弟在七个月大时被送养出去,现在是国内著名作家。

  我读书时成绩除了文科,特别是语文比较好以外,其他科成绩,特别是数学,都不好。但除了我的初中班主任老师,也是我的语文老师外,其他所有老师都对我比较好。

  初中时教我们语文的班主任老师,在教我们之前一直负责学校的采购等工作(听说也客串教过体育)。也许是想在退休之前过下教书的瘾,被派来教我们班的语文和生理卫生课,兼任班主任。

  此老师不说不学无术,挖苦讽刺人的本事很大,骂一个人真不用打草稿,而且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再伴以雄壮高大的身躯,不怒自威,发怒如熊,只要是正常的人,在他怒发冲冠时都会不寒而栗。

  班主任老师的粉笔字还是可以的,钢笔字也好,字也认得不少。但对语文课本上的课文,理解不是很到位。好在那时有【教学参考书】(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班主任老师上课是必须带【教学参考书】的,否则上不了课。「照本宣科」是班主任老师的教学特色。一篇文章的段落大意、中心思想,老师是单独分不出来的。

  但老师“讲课”的“功夫”甚是了得。

  开始上课,老师就照着【教学参考书】读,然后板书。当然,老师把“扯拦天网”的工夫?卜⒒拥郊隆?

  老师可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从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和莱温斯基,扯到我们乡上某个喝烂酒的人去钻哪家寡妇的屋;也可以从我们苕国的烂红苕皮子烤的酒,扯到前苏联解体。一节课只有四十五分钟,老师可以津津有味地说到五十分钟,然后才意犹未尽地大吼一声:“哦豁,时间如白驹过隙,下课!”

  然后端起大茶缸子,喝一大口茶水,像喷泉一样均匀地朝讲台一角喷去,再喝一大口,等它流进胃里。再拿起讲桌上还不曾打开的课本、教学参考书、备课笔记、粉笔盒,扬长而去。昏昏欲睡的我们,也跟着蜂拥而出,冲向教学楼下遥远的厕所。

  我的作文写得还好,包括我的数学老师都有些欣赏我写的文章。但我从来不是这位老师的“宠儿”,因为我家里穷,一件衣服要穿六天,后来初三要住校,只好天天穿,又脏又臭还破烂。

  我还有一件让这位班主任老师特别生气的事。

  当年乡下学校是班主任老师代收学杂费,我总是拖全班的后腿。我不但没钱交学费,还想读书,并且,我不敢去给班主任老师求情。

  每期开学的日子,就是我想死的时候。

  家里确实拿不出钱,有时还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父亲让我找班主任老师说“先欠着,家里只要一有钱马上就交”;班主任老师不肯“赊账”:“你读书这几个钱都拿不出来,你还读球的书!”

  班主任老师把我原来的座位安排给别的同学坐了,我偷偷溜进教室,和其他同学挤坐在一起。班主任老师发现了,把我的书包扔出来,又用手扯着我的耳朵,把我拉出教室,边拉边当着同学们的面骂:“老子这里又不办慈善机构,你不交钱还想混进来捡相因?”

  后来,我父亲去学校求校长,我才得以继续厚着脸皮坐进教室。

  但我坐的位置永远是第一排最左边或者最右边。

  这不仅是因为我读书时个子瘦小,还因为乡下的一个班有六七十个学生,最少也有五十个,教室不大不说,教室后面还要隔一截出来给男生作寝室用。所以,教室里的课桌都很挤,挤到第一排和黑板几乎紧贴着。最右边和最左边,看黑板的大半部分都反光。我读了三年初中,看了三年“光板”,读了三年“天书”。

  9175450-62a178dd0535e784.jpeg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一次,班主任老师课评作文,把我的作文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了一遍,这是我觉得难得的“自高无上”的荣?6镣晡业淖魑模嘀魅卫鲜拔疑辖蔡ㄇ暗暮诎迳闲础把劬Α薄ⅰ芭┟瘛绷礁龃剩馐俏易魑睦镉玫降牧礁龃首椤?

  我意气风发地走上去,挥笔写下这四个字。

  班主任老师问:“再看看,写完了吗?”

  我看了一眼,说:“老师,我写完了。”

  班主任老师上前一脚,把我从讲台上直接踢飞,大骂道:“老子是这样教你的啊……”然后是国骂加“乡骂”,反正啥难听骂啥。骂了一阵,命令我:“跑步回去,把你爹叫来,跑步回来,老子在教室里等你!”

  我家离学校有两公里多。等我和在田里上来还来不及洗去腿上的泥巴的父亲气喘吁吁地赶到教室里的时候,班主任老师皮笑肉不笑地冷笑两声。然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喊着我父亲的名字,指着黑板上的字,唾沫飞溅:“你这儿还读你妈啥子书嘛,书都读到牛屁/眼里去了!”

  父亲和我都莫名其妙地看着黑板上的字,父亲以为我写的是反动话,大惊失色,但看了,不是;我看字确实是我写的,就默不作声。

  班主任老师给父亲“指点迷津”:“你娃儿把农民这两个字都写不伸展,像你这样当烂农民都当不了啦,你还送他来读书,读你妈逑的书……”

  我仔细一看,妈呀,我真把“眼”和“民”的最后两笔写反了!

  我绝望地看着父亲,和他旁边如狼似虎的班主任老师。

  “你还看不出来?这两个字的脚脚,遭你娃儿安反了!你妈一个造粪机器,要是我的儿,哼……”班主任老师又是国骂加我们当地的乡骂。

  父亲被风吹日晒的脸先是红得像火炭,然后变成猪肝色。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父亲给班主任老师低头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来,看了我半天,猛地抽了我一耳光。

  我正眼冒金星,班主任老师在一旁说:“他今天喝你的血啊,今后连你这样的农民都当不了,你妈废人一根!”

  父亲向我扑过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按着我,把我往死里打。

  教室里,我和父亲的哭声,震天动地。

  我在父亲的拳脚下,当着我的班主任老师和我的同学们,上了此生最有意义的一课。

  打我的人是我父亲,我没有理由恨他;教唆并且也打了我的人,是我的老师,我恨他。

  但今天,我看了这位打当年打他的老师的人,我不恨了。

  当年的我们还是孩子,老师是成年人,不说教书育人为人师表,至少要有一个正常人的良心,不说爱每个人,至少要懂得尊重。但他不但不尊重,更不爱他的学生;还不像一个正常人,做着可能在?强蠢础霸谇槔碇械氖隆薄?

  其实他们不是“爱之深恨之切”,真的不是!

  9175450-f4e9160fdfbb2ae3.jpeg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他们人性的缺陷。

  今天的我们是成年人,当年教我们的老师是老年人,我们不能像他们当年那样,用人格缺陷来“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

  即使他们比我们还年轻,甚至比我 们更强大,我们都不能“以牙还牙”。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是江湖术语,而不能用在错或者不错的老师身上。

  但是,这码事和“父母当年打骂了我,我不能现在打骂父母”相提并论,因为这二者有本质区别。

  极少数的人犯下的错误不是错误,而是罪恶,这是事实,因为这是动物的劣根性。

  但惩罚他们的不是后来强大起来的我们。

  因为,我们的拳头会让一大群人觉得受到侮辱。

  那位打老师的人,你不是当年的学生,你该承担后果。

  阿弥陀佛!

  9175450-0335468c7e169761.jpeg

  图片发自简书App

达到当天最大量